首页 > 古代 > 

天才狂女很腹黑

天才狂女很腹黑小说

天才狂女很腹黑

君子予兰
状态:未完结分类:古代来源:阅文
《天才狂女很腹黑》的主角是上官琳墨非羽,给大家带来的天才狂女很腹黑是君子予兰倾心所创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天才狂女很腹黑小说全章节试读:估计老天再也不能忍受,所以就派来了墨非羽。「琳儿妹妹,主人找你」这几天丫鬟都感动了,对上官琳也是好多了。关于为什么是姐姐,真的是上官琳的年龄啊14。事实上当上官琳知道自己的年龄时也在纠结:怎么这孩子这么早熟啊。看来上官琳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忘记了自己在21世纪才17岁。
更新时间:2021-09-09 16:40
开始阅读
详情
目录

”墨公子能到温府来,真使寒舍蓬莱,岂有打扰之理。炼丹室本身就是给丹师的,我温府也没有丹师,所以炼丹室有些难登大雅之堂,还望墨公子不要嫌弃才是。”首先别说他是个墨家,单是大炼丹士就足够受人尊敬。

大炼丹士啊。上官琳两眼放光,那是丹药啊,那就是钱啊。要是让他帮我炼丹,得省多少钱。目前我没有钱,如果想有钱还得为“公益”而操劳,那就太累了。又在这个拳头为大的地方,我这个拳头不大呀,做善事还难啊。虽然没有功劳,但是在特殊的时刻,要特殊地对待什么。人要懂得变通,不要死板啊。俗话说得好,穷人就会变。变则长,变则长。

事实上,玄武大陆的货币是10个银币,1个金币等于10银币,而金币上是1个银币,1个赤橙黄绿绿紫水晶币1个,1个水晶币等于1千红水晶币,如此类推。据玄武大陆一个糖葫芦2个铜钱,二十一世纪同一品种的糖葫芦是2元,所以铜币是1元,银币是10元,金币是100元,水晶币是什么意思?

而且仍然在与温霆等人寒暄的墨非羽是丝毫没有发现自己在上官琳眼中已经是一堆堆丹药,一堆堆金币。而且只顾着看丹药金币的上官琳也忘了回家,导致反应过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忘记了她,而她在众人中也不愿意离去。那就是她失去了闪人的最佳机会。

每个人都在阳光下晒太阳,最后每个人都进了屋。上官琳也悄悄回到房间,结束了被曝光的痛苦时光。

可是问题又来了,怎么跟那个姓墨的说?嘿,这两天脑细胞死了那么多,好怕大脑受不了啊。

别去想它,还是先吃,然后在午觉后睡觉。要精力充沛,才能有力气去思考。不管怎么说,小姐都没有我照顾。

丰衣足食,躺在床上睡觉,这是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最后,某猪从睡梦中醒来,睁眼一看,天黑了!Nanny,天黑了?整个下午都在睡觉?那么我什么时候开始以行动来计算那个姓墨的呢?哎呀,算什么,这是在检验他炼丹的基本本领,以免他的根基动摇,影响将来。对他来说很好。为自己的炼丹道路而苦恼,我只能委屈的去考察自己的根基。

正当某人又要自恋的时候,忽然吹起笛声,绵延不绝。笛声是应该带着柔情的,可这声声中却透露出了一种霸气,让人有种渴望上战场的斗志,体内的热血被点燃,渴望用鲜血来缓解这种躁动。

但正在热血沸腾的时候,笛音突然变了。低而凝重,显出不甘,不屈。这是一种与命运的斗争,就像看到一个男人带着决绝冲入战场,浑身是伤,鲜血而手无寸铁。笛声刺痛了上官琳的心。

修真是冷酷无情,而情感至高无上。如果看那人不爽,对他绝对是冷酷无情,但如果有人触动了你的心弦,那就是生与死。

在这个声响中,官琳是明白的,那是深深心灵的痛。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就是无法修炼的废物,看到家人与其他修真家族联合进攻时,她是多么渴望冲锋陷阵。她的长处不在玄力.她有什么长处?在背书中,即使她对各种辅助职业了如指掌,但这一切都得玄力相助。百无一用是书生。就算后来能修炼成玄者,那也是父母用毕生玄力,用性命换来的。要说,这管管的声音,就是触动上官琳的心弦。

循着声音走了,看到湖边那朦胧的背影,是孤单的。

上官琳不由自主地低声说:“莫悲哀,莫叹息。”

吹笛人一听,才惊觉有人,又听了,心中大感感慨。回头一看,发现是个女人。仔细看才发现是温家小姐的贴身丫鬟上官琳。并非墨非羽故意去记她是谁,而是他那超凡的记忆。

是陈述句,你是上官琳。

一开始上官琳不认识是谁,因为她没有玄力,不能在黑夜中看到清人的容貌。可是听到声音后,上官琳才知道,原来是那堆丹药,是那堆金币。

”“墨公子为何如此坚决?我爱前面的笛声,它让我热血沸腾。但是在后面..”上官琳没说完。墨非羽也没有回答,二人只是静静地站着。

许久之后,墨非羽才慢慢说:“没想到温府里的一个丫鬟竟然是这么懂箫声。

"并不是我懂管弦乐,而是这管管里蕴藏的感情与我产生了共鸣。"回声?”墨非羽皱着眉头。

”“是啊,疼,我明白。只是我不懂,你是玄师啊,怎么会有这种感觉?”上官琳。

怀疑道。

没有。”墨非羽沉思片刻,没有回答。上官琳也是知道自己问得太个人了。

再次沉默。

”“你能听懂我的鸣笛,也算是知音了。您身体不好,我可以炼制点丹药给你。”还是墨非羽打破了沉默。

上官琳想了想,才低声说:“我已经有养生丹了,现在我需要洗髓丹。等我把身体养好,我便能练玄气,而洗髓丹则能大大缩短我成为玄者的时间。”

墨非羽一听,便失声地说:“你呀!你是疯子。这女人受洗髓丹的苦痛怎么样?”或许墨非羽本人并没有发觉自己的语调与平常对他人虚伪的关怀不同,那才是真正的关怀。

洗髓丹并不痛苦,痛苦的是无法很快变强。”上官琳坚定地说。

对此,墨非羽愣了一下,旋即笑道:“是啊,为了变强,这苦算什么?行,明天此地来取丹药。”

上官琳莞尔一笑:“多谢墨公子。”

热门推荐
完结佳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