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你知道我的秘密

你知道我的秘密小说

你知道我的秘密

欧阳十三
状态:已完结分类:短篇来源:知乎
欧阳十三最新作品《你知道我的秘密》是一本现代小说,小说主人公是嫣嫣徐越刘亚。登书文学为您提供你知道我的秘密小说by欧阳十三,嫣嫣徐越刘亚全文阅读。我认真地思考起徐越的提议,如果真要借蝌蚪,那也不能随便借,还是要借我了解、喜欢的男人的蝌蚪比较好,我的潜意识和身体都更容易接受。刘亚的名字适时地冒了出来。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徐越,「除非是我自己选择的人,否则我躺不下去。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话,我们就离婚吧
更新时间:2021-10-13 22:29
开始阅读
详情

「真的是国贸?」徐越的声音很严肃。

我「嗯」了一声。

徐越把沙发上的垫子死命地往地上一砸,「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我保持着镇定,打开相册,翻开早上在国贸的自拍照给他看,还把以前跟闺蜜聚会的照片翻了出来。在回家的路上,我已经把以前的照片复制了一遍,这样一翻开,就是出现在最新照片的位置。所以在时间显示上,这些照片上的时间显示也在今天。

徐越一张张翻过去,嘴角泛起冷笑:「你做戏做得还行,不过做得还不够足。」

我正想分辩,他打开他的手机相册,给我看了几张截图。我脑袋「轰」的一声,截图里的照片明确显示,从今天早晨10点到下午3点,我都在凯里下司古镇,下午1点到3点期间,我都在一家宾馆里。

徐越讥讽道:「我用苹果里自带的『查找』app查到你的行踪了,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我忘了在哪儿看到过,人,永远不愿相信自己的伴侣竟然会背叛自己。只要不是衣衫不整的在床上被撞破奸情,就打死都不要承认出轨。他的声音大,我的声音要更大。

「你就是心里有鬼,才会把我往歪处想!结婚那么多年,我什么时候享受过其他女人享受到的乐趣。对,我今天确实去古镇逛了一天,但是不是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是心情太郁闷了去散心!我心里面有一团火,你又没办法浇灭!你自己有问题难道你不清楚?我还不是为了维护你那该死的男性尊严吗,才说去国贸转悠,不想说自己心情郁闷必须要看看大自然才能放松。徐越,你真的让我寒心,没想到我连周末出去散散心,你都要把我往最糟糕的那一面想!」说到这,我的泪适时地落了下来。

这一番话把徐越震晕了,他张口结舌:「那……住宾馆又是怎么回事?」

「逛累了我还不能歇会儿?」我看他面有愧色,又补了几句,「你下次怀疑我,直接跟我微信视频不就好了?何必自己瞎猜呢。」

徐越想了想,走过来抱住我:「对不起,嫣嫣,我确实没有做好。以后你再需要去郊外散心,一定要跟我一起。」

我答应下来,回抱他,终于舒了一口气。这次真有点危险,智能手机时代,要出个轨不被发现太难了,简直难于上青天。

左菲又在办公室秀恩爱了:「结婚纪念日我老公问我想要什么,我说都老夫老妻的了,什么都不要,爱我疼娃就好了。他竟然给我买了一瓶茱莉蔻玫瑰身体乳,说是看到我手上有点皴裂,让我用身体乳抹手。我抹手用什么身体乳,用护手霜就好了啊,直男的审美和观念真是可怕……」她边说就边用手按压了一泵身体乳,当作护手霜抹了起来。

玫瑰味道太重,飘过来实在又甜又腻,我觉得她的表演简直令人作呕。

自从那天以后,我发现自己常常想念刘亚,他的情话、他的喘息、他身上的味道……张爱玲在《色戒》里写:「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直到婚后,我才真正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刘亚又在音乐app上约过我几次,我特别想赴约,简直想得魂牵梦绕。可是我也有顾虑,我害怕被抓包——主要问题是,去哪儿安全呢?

凯里这座城市实在太小了,熟人关系蜘蛛网似的,大家多少都沾亲带故。也许我刚用名字在市里面的酒店开上房,徐越打电话问几个在某单位工作的熟人,就能知道我在哪家酒店哪间房。抽空去刘亚家就更不可能,他跟我婆婆住同一个小区,万一遇上婆婆,更是说不清楚。更不可能来我和徐越的家,我们小区的摄像头密布,就连楼道里都装了摄像头,我不敢冒这个风险。可是,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我都在想念刘亚。我在出去与不出去之间摇摆。

还没等我做出决定,婆婆就上门了。她把我单独叫进厨房,把门关死,问我某年某月某日我在古镇下司干什么。我心里在打鼓,莫非那天在农庄看到的打麻将的老头老太里有婆婆?

婆婆说:「我好几个朋友都跟我说了,她们约着去古镇玩,看到一个长得像你的女人跟一个男人拉拉扯扯的。你那天在哪里,到底怎么回事?!」我当然记得婆婆说的那天我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我在徐越面前都不承认,在婆婆面前又怎么可能承认。

于是我否认了。

婆婆把我和刘亚手牵手的照片从手机里找了出来,「我一开始也不相信,可人家照片都拍了,别告诉我里面这人不是你!」

我一看,照片其实有点糊,继续嘴硬,「太冤枉了!这人顶多看上去有点像我,怎么能够确定是我,你朋友一定是看错了!」

婆婆冷笑,「我也是这么告诉她们的,因为我还要脸!是,这身形,这动作,都只能说是像你。但是你骗得过别人,骗不过我。照片里女孩头上扎的发带,那配色一看不就是我送你的那条纪梵希发带么。我们这里有几个年轻女孩儿用得起这样的发带?」

我一看,还真能看出是那条纪梵希的发带。我暗暗怪自己,没事干嘛臭美,那天出门不系这条发带会死么?!

唉,现在人人都有手机,连老头老太都能当个兼职的福尔摩斯。

面对铁证,我哑口无言。

婆婆哭了,「越越知道这事儿吗?」

我木然地说:「不知道,我跟他说自己去散心,他信了。」

婆婆嘴里念着,这么多年,他们徐家对我的好;各种难听的指责不绝于耳,什么我没给他们家添个一儿半女,什么我不守妇道。隐隐约约,在婆婆的控诉中,我听到一句,「越越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样对待他?!」

也许我为徐越守护那秘密太久了,也许因为我太过压抑,结婚几年来,我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跟婆婆顶嘴:「因为他不行!不行!不行!」

热门推荐
完结佳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