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一品神医曾毅

一品神医曾毅小说

一品神医曾毅

银河九天
状态:已完结分类:都市来源:阅文
网文作者银河九天的热推力作《一品神医》曾毅邵海波方南国冯玉琴上线啦,这里有精彩的故事等你来读:曾毅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个样子,想不到顾董还信佛教。”他心里在想,假如顾明珠确实信佛教,那浇好了,四大皆空,也就不会得这个病了。但是当顾宪坤的面,他也不戳破,笑嘻嘻地跟在后面进到素膳坊。
更新时间:2022-08-05 17:30
开始阅读
详情
目录

陈高峰和冯玉琴出了会议室后,大家也都各自起身,准备回去工作。

郭鹏辉走过来,向曾毅贺喜:“曾顾问,以后在保健基地的筹备工作上,还要请您多费心,多提意见,咱们大家一起同心协力,争取早日把保健基地建设起来。”

“既然厅里看重我,我一定会尽心尽力!”曾毅客气着。

“到我办公室坐一会吧,我那里有新来的好茶叶!”郭鹏辉热情邀请着。

曾毅笑着推辞:“下次吧,今天来得实在是匆忙,家里还有一大堆事呢!”

郭鹏辉有些遗憾,道:“那我送送您,以后曾顾问可要常来局里,筹备工作少了您怎么能行呢,回头我让人给您准备一间办公室。”

郭鹏辉一直把曾毅送到了楼下,保健局的很多人都不理解,一个大局长,似乎没必要如此折价去结交对方吧,不就是一个顾问吗,这种顾问的作用大家都很清楚,就是个摆设而已,筹备的具体事宜,他也拍不了板,做不了主的。

别人这么想,可郭鹏辉这种混成精的老油条却不这么认为,如果只是顾问这么简单,那给个顾问的名头就可以了,何必还要让曾毅进入筹备组呢?筹备组,那就是管理层,管理一切筹备上的事宜,怎么可能只是出出主意那么简单。

顾问,顾问,什么都顾,什么都问,你得看是给哪位领导来当顾问了,如果这位领导愿意听顾问的话,那顾问就句句点石成金,如果领导不想听顾问的,那顾问就篇篇都是废话。

冯厅长为什么把曾毅放到筹备组?郭鹏辉用脚趾头去想,都能想得明白,搞不好自己这个筹备组的三把手,将来能够做主的权限,还不如排名最末的顾问大呢。

来到楼下,院子里停了一辆沃尔沃S80,顾宪坤站在车旁,脸上带着忧虑。

看到曾毅,顾宪坤迎了上来,连连致歉,道:“曾理事,今天的事实在是对不住了,公司的人不懂事,这里我向您道歉。”

曾毅对顾宪坤的印象并不差,这是个很低调踏实的人,从他的车子就能看出来,曾毅道:“顾总言重了,几句聒噪的话,我听过也就忘了。”

顾宪坤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家母的病,还要请曾理事再去跑一趟,不知道您现在方便不方便?”

“您母亲的病,其实用不着我再去了,白先生今天的诊断,就已经切中病根了,只要把药坚持喝下去,保持心情畅快,应该会有效果的。”曾毅拱了拱手,“我还有点事,就先告辞了。”

顾宪坤急忙拦住曾毅,道:“无论如何,都请您再过去一趟,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我一并向你赔罪。”说着,他朝郭鹏辉使了个眼色,希望郭鹏辉帮自己说两句话。

郭鹏辉和顾宪坤认识,有一点交情,不过他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不敢冒然插手,两边都不是自己能得罪的,他避重就轻道:“曾顾问可能是真有事吧,他刚被委以重任,需要操心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这个我可以作证。”

说完,他看了看时间,“我还得去汇报事情,就先上去了,两位再商量商量。”

曾毅有些无奈,“顾总,我说的都是事实。顾董的病,的确是气血郁结之症,不管请哪位中医过去,所用的药,都无外乎是活血养血、理气散瘀,就算我再跑一趟,还是这个结果。”

顾宪坤听到“活血养血、理气散瘀”几个字,就知道曾毅没有说谎,以前中医的开的方子,药效全都在这八字上。他道:“曾理事不要误会,我不是怀疑您的气度,而是非常真诚地恳请您再去为家母诊治一次。母亲生病了,我这个做儿子的心里非常焦急,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

曾毅皱了皱眉,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顾明珠的病非常难治,以前那些医生都治不好,不是因为药不对症,而是问题出在了顾明珠的身上。

在曾老爷子的手记中,曾毅看到过好几个类似的病案,这是个上层人物特有的病。

如果是普通人,每天要为生计奔波,哪有什么闲工夫去生闷气,就算遇到什么气闷的事情,发上一通火,等一忙起来,也就给忘掉了。而顾明珠却不一样,每日养尊处优,缺乏劳作,本身就容易气血郁结,尤其这种上层人物,最注重自己的体面,城府又深,遇到气闷的事,她不会像泼妇那样去骂街的,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已经记恨在心。

如果生闷气的对象只是个小角色,那还好办,顾明珠抬抬手指,就能把对方修理一顿,面子找回来了,这气也就消了。可能让她生了这么多年的闷气,很明显,对方是个顾明珠惹不起的人物,她只能是在心里生闷气,所以才病到如此厉害。

顾明珠都惹不起的人物,曾毅一个小小的郎中,更是惹不起。所以,他不愿再去给顾明珠治病,你就算有灵丹妙药,也无法让对方不生闷气啊。

如果你想劝顾明珠想开点、消消气,趁早也打消了这种念头吧,像这种上层人物,她是不会让人干扰到自己的想法的,她要是能想开的话,早就想开了。

两人正在楼下僵持着,冯玉琴也走了出来。

“冯姨!”顾宪坤赶紧打了个招呼,客客气气地站在一旁。

“是宪坤啊!”冯玉琴看着这两人,心里有点纳闷,曾毅怎么会和顾家的人认识呢,“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找曾理事,想请他去为家母看病。”顾宪坤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下。

热门推荐
完结佳作
猜你喜欢